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揭开零秒误差飞跃天安门的秘密

2019年11月10日 栏目:金融

揭开零秒误差飞跃天安门的秘密1999年10月1日,首都各界群众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这是由陆、海、

揭开零秒误差飞跃天安门的秘密

1999年10月1日,首都各界群众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这是由陆、海、空三军航空兵组成的空中梯队机群飞过天安门上空。新华社

齐铁砚/摄

探访阅兵空中梯队训练基地

【编者按】9月12日,国庆60周年阅兵空中梯队首次在天安门上空进行编队预演。在轰鸣声中,空中各梯队梯队长机、中队长机共34架飞机跟进飞行通过天安门广场。34架长机按照计划时间起飞集合后编队飞行,领队机于11时10分准时通过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空。空军有关部门透露,所有飞机均准时到达、零秒误差,预演非常成功。是什么原因让阅兵空中梯队能够如此出色的完成任务?为了寻找答案,《国际先驱导报》深入阅兵空中梯队训练基地,了解他们列阵蓝天背后的故事

《国际先驱导报》于冬发自北京

“保持状态,加入模拟航线!”9月12日上午,华北平原某空军机场,云翳低垂,薄雾轻绕,七架国产新型战机呼啸而起,直穿云霄。10月1日国庆节当天,将在天安门上空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

空中勇士拿起“绣花针”

他们做到了:飞行操作的任何延迟或方向上的些许改变,都有可能造成10多米甚至上百米的位置偏差,而他们做到了米秒不差

塑造出优美的飞行队型是阅兵魅力所在,这也是训练的难点。“在超音速的飞行中,操作上的任何延迟或方向上的些许改变,都有可能造成数十米,甚至数百米的位置偏差。”曾多次率队参与外宾护航任务的八一飞行表演队队长楼国强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不同机型组成编队近距离飞行时,由于飞机大小不同,造成的气流不均衡,小飞机受影响很大。

“控制与周边飞机的距离,飞行员只能根据经验进行目测,没有任何仪器的帮助。”楼国强介绍说。

一个由铁丝制成的“十字”引起了本报的注意,难道在现代技术条件下还使用如此简易的通讯天线?该部一位参谋介绍说,这其实是队员们群策群力自制的“考评器”:当编队飞机通过标线上方时,固定在标线正下方的照相机对准空中进行拍照,再将数码照片输入该队自行研发的“训练质量判读软件”,进行计算机分析判断。如此一来,编队队形是否偏离,偏离多少,都一览无余,飞行员再反复进行矫正训练,终达到完美飞行间距。

与擅长各种美妙的飞行动作的八一飞行表演队相比,担负受阅任务的其他部队还要适应“飞行模式”的转换。

“我们长年在东南沿海执行巡逻任务,这要求飞行员具备果敢、泼辣、敢打敢拼的战斗精神,这是‘练为战’。国庆大阅兵则要求我们做到‘练为看’,以展现我军过硬的军事素质和战斗精神。”面对《国际先驱导报》的采访,空军某师长刘国胜坦言:阅兵要求“队形准确、衔接紧密、米秒不差、安全无误”,这就像“绣花”——对于一支作战部队来说,由“练为战”向“练为看”转变需要付出更加艰辛的努力。

截止本报发稿时,空军所有参阅飞机已成功将间距误差控制在标准之内。

飞行员练习“雨中钓鱼”

他们专挑这样的天气训练:华北持续阴雨连绵的10余天,云底高度只有两三百米、能见度不足1公里

初秋的北京,天气变幻莫测。“低碎云近地不足100米,凌晨还下起了大雨。轰炸机编队从其他机场飞来‘钓鱼’的时候,我们凭肉眼都看不见,八一飞行表演队的8架飞机只好飞到云层上空,去寻找轰-6飞机编队。”谈及1999年国庆阅兵的恶劣气象状况,空军某气象站负责人李松江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该站对1949年以来的北京地区气象资料进行了统计:56%的为较差天气,其中28%为降雨天气,只有20%的为晴好天气。

面对不容乐观的概率预测结果,李松江非常自信。“目前,第三代战机对气象条件的要求降低了,我们的预报准确率则大幅提高。即使出现降雨或低云情况,空军飞机也完全有能力参阅。”据了解,该站24小时、300公里范围内的气象预报准确率已高达92%。这与地方气象台的预报不同,空军气象部门的预测可以精确到分钟。

“我们经常组织海上飞行训练,早就习惯了台风、雷暴、海上滴水云。来到现在机场后,发现北方的天气真好。”刘国胜师长介绍说,该部在日常训练中已做好了各种预案:不管天气好坏,只要不是危险天气,都按复杂气象条件进行起飞集合、穿云、模拟丢失、备份机替换、模拟低气象着陆等训练。

无疑,在阴雨、低云等低气象条件下,完成“雨中钓鱼”是一件极富挑战的飞行科目。然而,对飞行员们来说,这却是求之不得的好时机。所谓的“钓鱼”是指,由领队的“长机”引导和指挥“僚机”空中汇合组成飞行编队。

8月下旬,华北地区持续阴雨连绵10余天,通常云底高度只有两三百米、能见度不足1公里,这是演练编队钓鱼能力的好时机!

然而,阴雨天却是可遇而不可求。于是,在晴空万里、能见度良好的日子里,飞行员们也想方设法模拟“复杂气候条件”:关闭忙降设备,遮盖暗舱罩,这就相当于蒙住了飞行员的眼睛,只能依靠飞行仪表进行操作。7月份以来,部队已多次组织了复杂气象条件下和暗舱仪表训练。

“鸟情预报”力保飞行安全

他们的独特情报:那些飞鸟通常在早上7点到9点,向西飞。晚上6点至8点,则往东飞

除要面对云、雨、雾、霾等不确定的气象条件以外,飞行编队还要对付鸟类的袭扰。9月13日中午,晴空万里,三三两两的燕子、麻雀等不知疲倦地在停机坪上空盘旋。

空军A场站副站长孙礼峻手指机场远方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别看这些鸟很漂亮,却是飞行安全的大隐患。我们的驱鸟队员,早上六点钟只带了水和方便面,去执行驱鸟任务了,因为有合练任务,不能穿越飞机跑道,他们很可能直到晚上才能回来。”

孙礼峻介绍说,该机场因周边有多处湿地,又是候鸟必经的南北通道,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263种鸟类。“在飞机起落阶段,这些鸟类一旦被吸入发动机,很可能造成空中停车,后果不堪设想。”其实,在人类仅百余年航空史上,由鸟类导致的航空事故屡见不鲜。

A场站在2006年就成立了驱鸟队。“我们设立观察哨,摸清鸟群活动规律,及时做出‘鸟情预报’,这包括鸟的飞行高度、方向、种类和飞行趋势。例如,我们发现,这些飞鸟通常在早上7点到9点,向西飞。晚上6点至8点,则往东飞。”该场站站长俞志千告诉本报,除敲锣打鼓、燃放鞭炮、织捕鸟、安置稻草人等传统方法驱鸟外,机场还采取了激光驱鸟、电子鹰等高科技手段。“但这些鸟好像有了抗体,还是很难清除干净。”

被“鸟事”困扰的不仅仅是A机场一家。9月10日,本报在空军B场站采访时也发现,零零散散的鸟儿飞来飞去,正播放驱鸟声响的吉普车则在地面上来回追赶着。其间,不时还会传来液化气驱鸟弹的爆破声。

“入伍以来,我们一直跟鸟做斗争。其实,大家也不忍心驱除这些生灵,但它们威胁的是国家的财产和安全。我们只好把它们制作成鸟类标本收藏着。”一位驱鸟队员告诉:今年春天,阅兵部队训练伊始,处于生殖高峰期间的鸟类想方设法钻入飞机“温暖的发动机舱内”。那时,驱鸟队忙着掏鸟窝。而随着国庆阅兵的临近,阅兵部队进入冲刺期,战士们不分昼夜地驱赶迁徙的候鸟。

京城高层建筑熟记于心

他们了然于胸:空军受阅部队已经对阅兵航线上的地形地貌做了细致研究,对高于200米的建筑的方位和具体高度一一牢记

为取得良好的地面观瞻效果,飞行编队通常要在较低的高度范围内飞行。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新建高层建筑也影响到了飞行安全。

“国贸三期和央视的电视塔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地面观瞻效果和飞行安全。目前,国贸大楼三期已封顶,高达386米。银泰购物中心、央视新址也属于高层建筑。”刘国胜师长告诉本报,空军受阅部队已经对阅兵航线上的地形地貌做了细致研究,飞行员们对高于200米的建筑的方位和具体高度都熟记于心,会在低空通过天安门后,迅速爬升,避开这些庞然大物。

华北地区空域历来繁忙,每天都有来自海内外的大批民航客机飞来飞去。国庆临近,空军“空管部门”更加忙碌。空军A机场空管负责人孙继昆告诉本报,空军与民航部门设有直线。近,民航部门还直接派驻协调员进入空管部门,确保空中国庆阅兵通道畅通无阻。

10月1日当天,当飞行编队呼啸而过时,接受检阅的不仅是空军的飞行员,还有飞行员背后的地勤人员。在采访时发现,每一架飞机的起飞,至少需要地勤、后勤人员的通力协作。

“加油、充电、充气、牵引和解伞这些环节一个都不能少。场站的同志们不仅不能出现在天安门上空,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甚至有很多人都从未去过首都北京。”担负东南沿海某航空兵师场站保障任务的副站长唐仲武表示,国庆阅兵任务完成后,他们将立即返回原驻地。

兰州养生网
季节养生
房产滚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