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恶魔直播间 第四百六十章 被遗忘的少女

2020年02月16日 栏目:娱乐

恶魔直播间 第四百六十章 被遗忘的少女“这就是这一关的生路吗,去恶魔的地盘,将恶魔‘置换’到桥上?”“这生路果然简单,根本不用怎么

恶魔直播间 第四百六十章 被遗忘的少女

“这就是这一关的生路吗,去恶魔的地盘,将恶魔‘置换’到桥上?”

“这生路果然简单,根本不用怎么推理,只要有足够敏锐的注意力能注意到石头位置的变动就行。”

“只要敏锐的注意力就行?楼上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没有逆天的记忆力就算你注意力好又怎么样?”

“逆天的注意力也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有一颗即使在生死关头也能够冷静思考的强大的心。”

“这一关考的不是推理能力,而是综合素质,是对记忆力、反应速度、思维联想能力等等能力的一个大综合。”

“真不敢想除了恶魔主播外,还有谁能够过这一关。”

“······”

那恶魔头就开在地上不动,即便操控手段不如陆凡,也比较轻易的就将那恶魔头砸烂了。

至此,《恶魔的艺术》这一部恐怖片,就这么艰难的度过了。

看到恶魔头被消灭,林思和都瘫软在地上,好像被饿了三天三夜一样,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疲惫还算轻的,更难忍的是身上多处负伤,之前面临着巨大的危险,她们还能够忍受,可现在一旦安全,那根紧绷着的弦松下来,疼痛就立即逆袭上心头,两女都在那哼哼唧唧个不停。

“陆凡,拜托一定告诉我,你已经知道了这次直播的生路!”

龇牙咧嘴的道。

“是啊,陆凡,你一定要找出生路。”林思都疼出泪来了,“我骨头断了好几根,这种状态根本没法继续直播。”

不仅仅是林思和,陆凡的状态也非常糟糕,他后背挨了下,肯定已经骨裂,左肩膀挨的那一下,都听到清晰的咔嚓声,不用问,骨头也裂了,右手直接被弄断,脑袋还遭受一击,妥妥的脑震荡。

一直到现在,他耳旁都还“嗡嗡嗡”个不停,头部也剧痛不已。

“以我这种状态,下一部恐怖片可能就挂了,必须现在就找出真正的生路,不能再经历《第三种影子》。”

两女的话陆凡十分认同。

陆凡站起来,走到那崩塌的桥跟前,靠着桥这一端的木头柱子,就开始梳理起剧情来。

“这次直播,题目是去地狱电影院看四场电影,存活四天。”

“我们到了地狱电影院,结果发现地狱电影院其实就是万达影院,只有在我们眼里,它才是地狱电影院。这次直播和以往的任务直播都不同,它不是直播间凭空创造的一个直播世界,而是将其放在了现实生活中。”

“这是要我向现实世界求助吗?”

这个观点陆凡在一开始就是排除了的,直播明显的是在操练他,怎么会允许他向现实世界求助呢?

不过现在他这么惨,又没有头绪,那就试试吧。

陆凡拿出,给谢顶豪去了个。

“陆兄弟?”

“豪哥,忙什么呢。”

“没啥,杀个人。”

“哦,杀完了吗?”

“杀完了。”

对面就传来噗的一声,肯定是谢顶豪刚刚扣下扳机。

“消音器啊,装备这么先进?”

“只有我这种没用的家伙才用装备,像你这种大神,都是不屑于用装备的。”

“怎么不用那把塑料枪?”

“杀一个人渣而已,他还不配,陆兄弟,你打给我不会是单纯是为了聊天吧。”

“当然不是,其实我是有件事情的,我现在在······”

陆凡想将自己在恶魔山的消息告诉谢顶豪,却发现他的声音直接消失了,他根本说不出这内容!

“你在哪?”

“我在消遣,呵呵。”

一说和直播没关系的内容,又可以正常通话了。

“消遣?”

谢顶豪皱了皱眉,怎么感觉这个怪怪的。

“对,我······”

陆凡想说看电影,结果连看电影几个字都说不出来。

“靠!屏蔽的还真严!”

陆凡暗骂。

“陆兄弟,你这声音,你受伤了?”

“没有!”

陆凡想说的是是,结果说不出来,只能说没有。

见根本无法说出和直播相关的任何信息,陆凡便挂了,直播间屏蔽的这么严格,根本不可能让他求助现实世界的。

“既然不能求助现实世界,为什么会让这次直播发生在现实世界呢,有什么意义吗?”

一手托着腮想了有半分钟,陆凡便打算跳过这个纠结,他实在不知道直播间为什么这么做。

“在万达影院,也就是地狱电影院,我们也试图去看正常的电影,但那是不可能的,所有的影厅都放映着只有我们能够看到的恐怖片。”

“这四部恐怖片,分别是《女鬼鸣泣时》、《我唾弃你的皮囊》、《恶魔的艺术》、《第三种影子》,每部恐怖片都缺失了一部分。”

“看完之后,地狱电影院的员工,那个女鬼,她告诉我们,四部电影的boss都会从电影里出来,追杀我们,想要阻止恐怖,就必须找到恐怖发生的源头。”

“boss追杀我们

?”

梳理到这,陆凡顿了顿。

女鬼说恐怖片里的boss会追杀他们,可是他们过来经历恐怖片,想弄死他们的可不仅仅是恐怖片的boss,还有电影中缺失掉的造就那些boss的邪恶力量。

“《女鬼鸣泣时》,黑影杀我们,是因为我们在晚上八点之后出去了,违背了村子的习俗。”

“《我唾弃你的皮囊》里,小乙要献祭我们,是因为我们踏入了她的坟墓。”

“《恶魔的艺术》,这部恐怖片之前,我们先经历了一场看不见的遥控大战,虽然没有明显的原因表明这大战是我们‘招惹’了那种邪恶力量,可这肯定和我们踏入这桥边的‘广场’有关,如果我们没有来,或许这种大战就不会发生。”

“难道······”

陆凡猛的一下坐直了身体。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女鬼说他们会被恐怖片的boss追杀,他们真正应该面临的危险,应该只有恐怖片的boss!

他们原本的危险,应该只有《女鬼鸣泣时》里的女鬼、《我唾弃你的皮囊》里的农民、《恶魔的艺术》里的恶魔头颅!

他们面临的恐怖片boss之外的危险,其实是他们咎由自取!

黑影也好,小乙也好,这遥控大战也好,都是因为他们踏足了不该踏足的地方,“打扰”了那些邪恶力量,“冒犯”了那些邪恶力量,才会被那些邪恶力量出手杀害。

他们,不应该去发生地的!

可这些地方,分明就是恐怖发生的源头啊?

那些电影中的恐怖,不就是因为这些邪恶力量才产生的么?

陆凡在这一本正经的推理,却不知道,他身上正在发生一件无比惊悚的事情,在刚刚到达万达影院门口的时候,有一个戴着帽子的小女生问他要了。

但是在后面,不管是他,还是其余参与者,都完全忘记了这件事情!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