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妖娆家主很倾城 第八章 好璀璨的烟火

2019年09月24日 栏目:汽车

妖娆家主很倾城 第八章 好璀璨的烟火章节名:第八章好璀璨的烟火盛京郊外,原本正四处奔走搜寻的人突然停下动作,黑色锦袍的妖孽男子盯着

妖娆家主很倾城 第八章 好璀璨的烟火

章节名:第八章好璀璨的烟火

盛京郊外,原本正四处奔走搜寻的人突然停下动作,黑色锦袍的妖孽男子盯着手中剧烈震动的星盘,其他四人迅速的围了过来。

“主子,苍月珠被唤醒了

妖娆家主很倾城  第八章 好璀璨的烟火

?”

“这是盛京城的方向?”

“主子,你快看!”

“好璀璨的烟火!”

神说,在伟大的队伍总有一粒老鼠屎,用以安抚其他队伍躁动的心。

斜了一眼被其他三人唾弃的某香,美男子冷冷的丢下两个字,“进城!”

沁格斋内,祖孙俩相视一眼又很有默契的转向手中的盒子,小心翼翼的再次打开,原本光芒四射的珠子再次恢复成原状,暗淡不起眼。

慕容蓁不信邪,小爪子伸过去,只是还没碰到,便被一只手拍了回去,看着自己瞬间变红的小爪子,慕容蓁眨巴着大眼睛委屈万分的看向自家的爷爷。

“财不外露!”慕容卓小心翼翼的说道,“刚刚那一幕要被有心人看去还不定怎么编排!若被外人知道是神物,岂还有安宁之日?”

慕容蓁点头,“那现在如何?珠子还给你,我回去睡觉?”她想,这东西是个大麻烦,留在身边说不定会招来杀身之祸!

“屁!”一向严谨沉稳的家主出口成脏,看着自家孙女几乎要突出的眼珠子,慕容卓掩饰性的咳嗽了一下,“放在我这里它就是一个普通的珠子,担着神物的名声却不会有神物的作用,只有到你的手中才能真正的发挥作用!”至少,这苍月珠在历任家主手中都未曾起过一丝用处,想来这是一个契机,让慕容家重新振兴的契机。

背过身去感叹的老家主,没有看见自家孙女重新打开了盒子,此时正在恶声恶语的威胁他口中的神物,“我告诉你,我摸你的时候,不准再发出那么强烈的光,要不然我就把你扔进粪坑里,知道不?听见了就给我吱一声!”

“嗡!”浅浅弱弱的亮光,漂浮在半空的苍月珠发出嗡的一声响动,试了几次,似乎就是不能发出吱的声音。有些颓废的落在盒子里,瞬间又变成黯淡无光的模样。

“行了行了!”慕容蓁大人大量,“意思到就行了!”

“嗡!”体积偏大的萤火虫欢快的绕着屋里转悠。

慕容蓁翻了翻白眼,意外的瞄到自家爷爷一脸目瞪口呆的傻样,伸出小爪子很好奇的在他面前挥了挥,“爷爷,你这是怎么了?”

“哦!”慕容卓回神,虽然很想看看自家孙女能控制苍月珠到何种程度,但是想到外面虎视眈眈的人便只好作罢,“让秦越送你回去吧,记住,别让任何人知道苍月珠在你手中!以免招来杀身之祸!”

慕容蓁点点头,“放心吧爷爷!”一招手,苍月珠便自觉的飞到她的手中,随意的塞在袖袋之中,至于体积不小的盒子还是丢在沁格斋吧!

一直守在门外的秦越,虽然好奇屋内发生的事以及那道强光的由来,却也尽职的没多问一句,守在她的身后,默默的送她玲珑苑。

用了快的速度,从郊外赶到盛京城内,城门已关,只是一个小小的都城还拦不到他们五人,只是……

“主子,星盘又归于沉寂了!”

“这不难!”黑衣男子声音清冷的开口,嘴角微弯一种势在必得的弧度。“找个人问问,那么强烈的光柱只要不是睡死了的人都该发现!”

“对呀,我们在城郊都看见了,城内的人不可能没看见!”

“那我去找人问问!”风尘香很是乖巧的转身找人八卦去鸟。不一会儿便笑容满面的跑了回来。

“主子,打听到了!”

“嗯?”

“那光几乎照亮了整个盛京城!虽然只是一刹那,却比中午的阳光还要炽烈!几乎都能……”

“重点!”

“城北瑜山腰,瑜山一带,只有慕容府一家,从山下到山上,都属于慕容府的地盘,对了,就是那个抱您大腿的丫头的家!”

一句,很成功的让心情甚好的黑衣男子瞬间黑了脸色。“飘雪,把风尘香给我绑到青楼,找十几二十个姑娘伺候!”

“是!”

“主子,这不好吧?”原本还自得意满的某香瞬间冒出冷汗,“主子,我还想守着我的清白身子好送给我家未来娘子呢!岂能让那些风尘女子毁了我的冰清玉洁……”

风飘雪瞄了一眼不为所动的主子,突然身形一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定住风尘香的身子,二话不说扛起来就走,目标,盛京城的勾栏院艳色天下。

“哥啊,你是我亲哥,你别送我去青楼,我不去……”

渐远渐消的哭号,黑衣男子眉头微皱,为着自己会有这么一个白痴的手下。

另外两人,虽然万分同情,却不敢冒死谏言,怪只怪阿香没有眼力劲,谁不知道主子忌讳这件事,偏生还要多嘴加上那么一句。

“夜探慕容府!”

“是!”

离开沁格斋,慕容蓁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玲珑苑,而是去探望已经搬回自己院落修养的慕容卿,不理会像炸开锅的其他人。

“好了,我先去看看阿卿,秦叔叔就先回去吧!”站在满月楼的门口,慕容蓁礼貌的说道。

秦越因为这一称呼震动不已,他充其量只是一名护卫,一个下人而已,慕容蓁再无能也是他的主子,竟然……心中一热,秦越几乎说不出话,只是诚挚的点了点头,那是一种尊重,上位者对底下的人的尊重。

“宝宝?”

“怎么这么晚还不睡?”慕容蓁走到屋里,看着精神正盛的慕容卿开口问道。

“外面太吵!”慕容卿瘪了瘪嘴,说明说不着不是他的错。

“没事,你先睡觉,我在这里守着,你睡着了我再走!”慕容蓁小声的说道,相信今晚会很热闹。

如她所想,看到的,没看到的听到动静全都聚集在前院,商量着一起到沁格斋讨要说法!

贵港治疗白癜风方法
南充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延安治疗早泄医院
上海中佑肛肠医院咨询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收费标准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