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因医疗纠纷 鹤壁两个月大婴儿滞留医院

2020年01月10日 栏目:育儿

> 因医疗纠纷 鹤壁两个月大婴儿滞留医院 2012-02-28 15:58:00 “我在鹤煤总医院生

 >  因医疗纠纷 鹤壁两个月大婴儿滞留医院 2012-02-28 15:58:00  

“我在鹤煤总医院生孩子时让医院给耽误了,孩子生下来后脑子出了问题。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月了,医院既不让抱走孩子也不让我看孩子。”近一段时间,家住山城区的关丽防多次向本报记者反映,去年12月17日,她因为生孩子到鹤煤总医院住院,由于医务人员疏忽大意、未尽到职责,致使她的儿子小祥出生后“苍白窒息、新生儿缺血缺氧性脑病,颅内出血”。后来医院既不给孩子治疗,也不让她抱走孩子去其他医院检查。

关丽防向记者提供了“医疗事故反映”书面材料,这份材料中说:“2011年12月17日早晨,我入住鹤煤总医院待产。经各项检查后医生让我等待顺产。当天中午,我腹部痛得受不了了,家人多次去找值班医生想办法,医生都让我等待顺产,就是不给采取医疗措施。直到晚上6时胎心已降至90次/分,医生才重视起来,将我送入手术室行剖宫术。孩子生下来就接受抢救,医生说孩子‘苍白窒息’。随后孩子由于病情严重被转入医院儿科诊治。经过十来天的治疗,医院说我的孩子颅内已无异常,让我们出院。我的家人不放心,遂携带鹤煤总医院2011年12月27日给孩子拍的CT片,前往新乡医学院附属医院和河南省妇幼保健院挂了专家号,这两家医院的专家查看CT片后告知我们,我儿子颅内出血并未痊愈,仍需进行康复治疗。到这时我们才知道,鹤煤总医院为了推脱责任采取欺骗手段让我的孩子出院。”

关女士与她的婆婆在找到记者后说,小祥出生10天后,医院CT诊断小祥“头颅CT扫描未见异常”。由于新乡和郑州两家医院的专家都说孩子需要继续检查和治疗,鹤煤总医院让小祥出院,她们就没有同意。而医院说孩子已经正常了,让她们结清医疗费后抱孩子出院,再到其他医院去鉴定。如果鉴定孩子确实有问题,再来找医院协商解决。由于双方意见不一致,医院一直扣留不放。

关女士对记者说,医院停止给孩子治疗,现在她也不知道孩子的病到底咋样了,全家人都担心把孩子的病耽误了。在她和孩子住院期间,不算医院收取的其他几项费用在内,已经向医院交了6400元费用。她想抱走孩子到别的医院检查和治疗,可是医院让再交10900元医疗费和3000元的奶粉、尿不湿费用后才能抱走孩子,医院的做法让他们一家人感到非常伤心和无奈。“我的孩子出了问题医院负有责任,现在拿医疗费说事不让抱孩子也不让看孩子。”关女士流着泪说。

关女士的婆婆说,小祥出生后半个月后的一段时间,医院还能让他们家人在每个星期二和星期六去探视孩子。可是到了腊月十四(2012年1月7日)以后,医院就拒绝再让他们去看孩子了。直到春节后的2月11日,在她儿媳妇关丽防到医院吵闹并强烈要求下,医院才勉强让他们见到了孩子。让他们家人弄不明白的是,既然在孩子出生10天后医院说孩子的病已经治好可以出院了,那么怎么还要让再交一万多元的医疗费才能出院呢?这么一大笔医药费他们不知花到了哪里。另一方面,只要鉴定孩子确实没问题了,医院提出的医药费和奶粉钱他们可以如数交纳。新乡和郑州的医学专家说小祥需要继续治疗,现在她害怕耽误了给小祥治病。

记者看到,鹤煤总医院2011年12月27日的CT报告单显示,小祥“头颅CT扫描未见异常”。而新乡医学院附属医院和河南省妇幼保健院的专家在察看小祥CT片后,给出的诊断是“枕部及后纵裂硬膜下出血”和“颅内出血有好转,需继续治疗”。关女士说,由于鹤煤总医院对小祥的诊断与新乡、郑州的医学专家看法不一样,她只想从鹤煤总医院抱走孩子去其他医院进一步检查,可是今年春节前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医院连孩子都不让她看一眼。

2月24日上午,记者就关女士反映的情况采访了鹤煤总医院医务科的范迎胜科长。范科长说,关丽防及其婆婆的上述说法不完全属实。她们如果对医院的治疗有异议,可以作医学鉴定。至于新乡和郑州专家对她的孩子的诊断,范科长说,他没有看到关丽防所说的外地专家出具的正规医学诊断报告,而且CT片只是一个辅助手段,外地专家根本没有看到关丽防的孩子,没有资格对孩子作诊断报告。

范科长对记者说,关丽防的孩子“早就应该出院了,不是医院不让抱走,而是要支付合理的费用”。他说,关丽防的孩子出生后经过治疗,身体已经正常,孩子的家长拒绝让孩子出院,他们医院已经就这个孩子被遗弃在医院一事向法院起诉了。

对于关女士所说的医院不让她看孩子一事,范科长说:“探视时间有规定。奶粉钱、护理费适当合理地交费,可以抱走孩子。”范科长还说,“从农历腊月二十三到正月十六,家属一次也没有来看过孩子。”

在记者到鹤煤总医院采访的次日,小祥的家人告知记者,在记者到医院采访的当天下午,他们已经从医院将孩子抱出来了,现在孩子正在郑州的医院进行检查。

就上述问题,记者采访咨询了山城区一家法律事务所的李常兴律师。李律师说,在这起纠纷中,无论是婴儿的监护人还是医院,都不能把婴儿的监护权当作筹码。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临安市於潜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专家
衡水看白驳风医院
长春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宁夏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