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天庭农庄 第五百三十四章 重伤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旅游

天庭农庄 第五百三十四章 重伤“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泼猴说话,滚开。”西王母暴怒,这次即便是佛祖亲临他也要让韩宁付出沉重的代价。韩

天庭农庄 第五百三十四章 重伤

“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泼猴说话,滚开。”西王母暴怒,这次即便是佛祖亲临他也要让韩宁付出沉重的代价。

韩宁受了重伤,虽然他吃了蟠桃,有了不死不灭之身,但是这不代表他不会受伤,他艰难地说道;“大圣,你怎么会来这里?”

“哎,天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小灰央求我前来救你,我是他的师父不能不来,只是我的能力有限,你还是离开这里去夏国时空吗?”孙悟空传音入密,对韩宁说道。

韩宁苦笑,“我的妻女被她抓走,你让我如何独自逃走,即便这样,他们既然能来这里,又如何不能去夏国时空。”

“不一样的。”孙悟空说道,“他们去不了夏国时空,这些以后有机会我在和你解释,现在你走,他日还有机会和红衣见面,若是你不知变通,那可就永远没法见到红衣和你的女儿了。”

孙悟空继续说道:“仙人的寿命是无尽的,红衣又是王母的女儿,她不会把红衣如何,你信我的吧,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韩宁看向远方的天空,红衣被天兵天将押在王母的身边,不住对着他摇头,让他走。

一滴热泪从韩宁的眼中滑落,他说道:“大圣,我离去之后还请你照拂一下红衣和我的女儿,有朝一日,我必有厚报。”

“你尽管去吧,这会央求师父前去说情的。”孙悟空说道。

天上的西王母早已不耐烦,她再次扬起青蓝宝色旗,对着孙悟空打下。

“快走!”孙悟空挥舞起金箍棒冲天而起和西王母的青莲宝色旗战在一起。

韩宁再次看了眼天上的红衣,红衣含泪对他点了点头。

眼中温热,韩宁启动了山河图,西王母见韩宁要走,越加愤怒,但是孙悟空的修为更胜从前,她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看着韩宁慢慢消失。

玉帝昊天的脸色十分难看。他说道:“我仙力快要支撑不住了,我们快走吧。”

西王母露出不甘心的神色,哼了一声说道:“韩宁,算你走运。即可下令,天庭之内若是再见到韩宁无需汇报。直接缉拿!”

“是!”一众天兵天将齐声领命。

“孙悟空,我会和你算这笔账的。”西王母厉声说道,和玉帝领着一众天兵天将而走。

孙悟空望着韩宁消失的地方露出一丝苦笑。化作一道金光回了仙界。

瑶池,西王母冷冷注视着跪在下面的红衣。“红衣,你可知罪。”

眼看自己的丈夫被母亲打成重伤,红衣的心痛如刀绞。她此时对西王母充满了怨恨。

“红衣何罪之有,人间到处是夫妻。仙界到处是仙家道侣,凭什么我和韩宁就错了。”红衣望着怀中不停哭泣的女儿伤心地说道。

“混账,你还是执迷不悟。来人,把她给我压在面壁崖一千年,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来。”西王母大怒。

彩云仙子点了点头,对红衣说道:“红衣不要再犟了,这对你没有好处,你不为自己,也要想想孩子。”

红衣泪水涟涟,彩云仙子和她从小一起长大,姐妹情深,这个时候也是为她好。

虽然难过,红衣还是按照彩云仙子的话抱着孩子离开了神殿,她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女儿,继续惹怒母亲,她也不敢肯定会发生什么。

夏国时空,韩宁出现在小世界中,此时他的身上都是鲜血,模样甚为恐怖。

他出现的地点是学院的中心,很快被巡逻的求道者发现。

寻阳道长得到消息立刻赶了过来。

“韩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寻阳道长大惊,韩宁在他眼中的形象一向是战无不胜,现在竟然伤成了样子。

李青云,韩世明也同样过来,他们俱都露出震惊的神色。

韩世明和韩宁是一族同脉,他怒道:“是谁这么大胆。”

韩宁调整了一下气息,说道:“这个人你们现在还惹不起,以后我会告诉你们的,那个时候,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比我惨重十倍的代价。”

旬阳道长从来没有从韩宁身上看到过这么暴戾的气息,以前的韩宁总是风轻云淡,现在他仿佛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不要管我了,这件事不要和其他人提起,该告诉你们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们全部的。”韩宁继续说道。

寻阳道长还有些担心,“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如何是好?”

“没事

,我死不了,只需要慢慢调整一下就行。”韩宁说道。

寻阳道长把其他人都支开,“我来看护你。”

韩宁点了点头,运转体内的仙力慢慢修复着身体的创伤。

西王母简单两招,他的经脉就被打的碎裂,若是继续下去,他虽然死不了,但是也会成为一个废人。

调整着仙力,韩宁集中精神,一点也不敢大意,仙体是是一切的根本,他还要留着和红衣女儿重聚,他还要留着打上天宫。

寻阳道长守在韩宁的身边,只见韩宁被金色的能量包裹着,仿佛是一个金蛋。

这种能量他从来没有接触过,但是当韩宁建立这个小世界的时候他就隐约明白了什么。

“仙人,真的存在。”寻阳道长感慨道。

……

一个月一闪而过,这天寻阳道长正在修炼,忽然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让人窒息的力量,他明白韩宁醒来了。

“韩宁,现在如何了?”寻阳道长关心道。

“没事了,我的伤已经痊愈了。”韩宁的脸色冷峻。

一个月的时间他在疗伤,同时他也想通了很多事情,对于父母他是时候摊牌了,他需要时间安心修炼。

而他想要能够和仙尊一战,需要的时间不是一年两年的时间。

“这就好,这段时间你的父母问过你的消息,我给搪塞过去了。”旬阳道长说道。

韩宁点了点头,“我现在就回去。”

旬阳道长知道在韩宁身上一定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但韩宁不说,他也不便问。

如今韩宁心中有了计划,他需要一步步找回属于他的一切。(未完待续。)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