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九天剑主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魔剑杀不死我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历史

九天剑主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魔剑杀不死我天子一身暗袍,脸上挂着半张青铜面具,面具下的眼极为深邃,.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九天剑主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魔剑杀不死我

天子一身暗袍,脸上挂着半张青铜面具,面具下的眼极为深邃,.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他一出现,四周气场都变得不一样了。

天子,万象门代表,御龙榜排名第五。

虽其排名连道心都不如,但那是根据他的魂境而言,如果真打起来,道心未必是天子对手,要知道,天子身后站着的可是万象门总派,是整个万象门。

万象门是什么,相信整个九魂大陆无人不知晓。

无论是殷家、皇甫家、魏家、鸿天宗或冰宫这些雄绝大陆的巨头,谁对上万象门都得低头。

万象门的门徒遍布整个九魂,无数震古烁今的大能都与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只要天子一天是万象门的人,他就没人敢招惹。

而且。

今日的天子,与当初似乎大有不同。

他的气息更为深沉,魂力也时有时无,虚幻缥缈。

白夜淡淡望着,心生疑惑。

“白宗师,好久不见了。”天子淡淡一笑,笑容却显狰狞。

“天子,你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若非天圣救你,你今日岂能站在这?”白夜淡道。

四周人一听,心惊肉跳。

白夜竟然跟天子对过招,而且还战败了天子...听他所说,似乎他连天圣都交过手?

这到底是从哪冒出的怪胎,魂境模糊不说,实力还如此恐怖。

更重要的是,他还是鸿天宗的人!

鸿天宗是雄绝大陆一个新生宗门,虽说门人不多,宗门历史也不算久远,可如今的鸿天宗,已经出了道心、神途这两名天才高手,如果白夜再拜入其中,那就是三尊,以白夜当前表现出的实力,他成御龙是早晚的事,如此一来,鸿天宗岂不是有三尊御龙。

疯了!

人们感觉自己的大脑都变得滚烫起来。

寻常一个势力,能有一尊御龙已相当了得,一宗出三尊,那是要制霸雄绝吗?

“白夜,师尊当初仁心大发,念你是个可造之材,这才放你一马,却不想你变本加厉,滥杀无辜,屠戮九魂英才,着实罪大恶极!今日,我不能再容你!”

说罢,天子伸手,将腰间一把漆黑至极的长剑拔了出来。

那剑一出,众人心悸,冥冥中,像是被什么窥探着,好不难受。

“魔剑?”

上官伶俐似乎察觉到什么,失声低呼。

“魔剑?”

众人愕然。

“上官小姐正爱说笑,我乃万象门人,岂能使用魔剑?要用,也当是魔道传人端木明日用才是。”天子淡笑。

“哼,道貌岸然。”端木明日冷哼,却不做一声。

看到这,白夜早已恍然大悟。

“感情你是有所准备了。”

“莫要废话了,先斩你再说。”

天子低喝,提剑杀来。

霎时间,周遭温度骤降,地面直接凝出冰霜,就连冰宫弟子们也觉寒冷无比。

周围魂者大退。

白夜提剑斩去。

但魔剑凌厉,竟有一种撕裂的力量从剑身内爆发,虚空顿烂,白夜眉头一皱,不及反应,手腕便是一疼,人猛地后退。

定目一扫,手腕处居然出现一道猩红的口子。

“不入轮回躯果然强大,若无此躯,这一剑必断你一腕。”天子轻笑,眼里渗着疯狂,人再杀来。

他化作一大团黑影,瞬间裹住了白夜。

白夜周围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然而这恐怖的黑暗之中,不断窜出可怖的剑力,恶狠狠的打在他的身上,人根本无法招架,速度快的离谱。

不一会儿,白夜身上已遍布浅显的剑痕。

突然。

白夜双眼一寒,左手猛然朝黑暗一抓。

一记闷哼响起。

他猛然发力,朝前冲去,便看天子被白夜硬生生的顶出了黑雾之中,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上。

咚!

空间颤晃。

但天子毫发无损,他冷笑一声,顺势提剑刺向白夜胸口。

白夜握剑一提,剑柄格住那黑剑。

“你的剑,在我这把剑面前,就是破铜烂铁。”

天子面目陡狞,黑剑旋起。

哐当。

无涯剑骤然断裂。

“什么?”

白夜瞳孔一涨。

人还未反应过来,黑剑便狠狠的刺进了他的胸口。

“白夜!!”

“白师弟!!”

鸿天宗人与牧莲急呼。

白夜后退几步,紧咬着牙,拔出冰昙天,再朝天子轰去。

“说了,这都是一堆破铜烂铁!!”

天子大笑,抽剑迎击。

哐当!

莹润如冰的剑,也断为了数截,从空中落下。

冰昙天,陨!

天子顺势,又是一刺。

噗嗤!

这一刺,黑剑直接没入了他的心脏。

人们怔怔而望。

白夜,败了!

“可惜了。”

上官伶俐轻摇臻首,叹了口气。

“能败在我魔道之剑手中,他没有遗憾了。”端木明日轻笑。

白夜一死,他也没什么顾虑了。

不过这天子,依然让他感到深深的忌惮。

为高兴的莫过于魏雄才,他狂笑不止,若非没有手臂,只怕人已经狠狠的拍起了巴掌。

然而。

白夜并未因这一剑而死,相反,他那看似痛苦的脸,突然缓和了几分。

“你如果想用这把剑杀我,恐怕很难。”白夜忽道。

“什么?”

天子一愣,暗哼一声,猛然催力。

但剑刃似乎已经到了顶,再怎么催力,却始终不能再入半分。

“我承认,这把剑很强大,你也不同往日,但你不了解不入轮回躯,更不了解我。”

白夜说罢,身后突然暗淡起来,一股可怕的黑影笼罩了他的身后。

“那是?”远处的端木明日瞳孔顿涨,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什么?”旁边的上官伶俐见端木明日居然露出这样的表情,颇为惊讶,她从未见过端木有过这样的反应。

但端木明日并未理会她,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白夜。

黑影越来越浓烈,混沌一片,突然...

哗!

一只可怖的魔手从里头窜了出来,狠狠的按在了天子的肩膀上。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这分明也是魔道功法!

天子眉头一皱,正欲发力,但这魔手的力量更为广大,疯狂的催劲,竟要把他的肩膀给捏碎。

这时,白夜手臂一震,拔出死龙,朝天子狠狠轰去。

已经见识过死龙剑威的天子哪敢硬接?连魔剑都顾不得,骨头一缩,人化黑烟后撤。

咚!

死龙剑力撞在岩壁上,将那岩壁生生轰穿。

好恐怖。

这一剑打在谁身上,恐怕都要殒命。

天子被逼退,白夜将剑收起,双眼盯着心口处的魔剑,倏然伸手,将之猛然拔了出来。

而魔剑造成的伤口,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看到这,正欲再杀的天子骤然停下,一脸的难以置信:“这不可能!这把魔剑身上的魔力,会阻止任何肉身愈合!这不可能!”

“但是,白夜的肉身,不是普通的肉身!”

端木明日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插嘴道:“他的肉身,是以大帝心经修炼而成的。”

此言一落,全场哗然。

“帝经?”

有人惊呼。

“你说什么?”

天子错愕的看着他。

但看端木明日死死的盯着白夜,坚定道:“白夜,我且问你,你的不入轮回躯,是否是修炼了九转不灭体而成的。”

“不错。”既已被看破,白夜也不打算隐瞒了。

这把魔剑威力强大,但它终归是魔剑,白夜的九转不灭体是九转魔君成名帝术,也是魔属性,这把魔剑就算把他捅成了马蜂窝,也不能将他杀死。

这就是天子的失策!

若白夜是依靠其他心法炼成不入轮回躯,恐怕之前两剑,已经要了白夜的命。

“果然,你表现出来的这一切,与我魔道史籍上记载的一模一样。”端木明日在得到白夜的承认之后,呼吸顿紧,忙道:“白夜,你是如何得到九转不灭体帝诀的?”

“问这作甚?”

“把帝经交出来。”端木明日急道。

“若你好好询问,我也不是个小气的人,指点你一二未尝不可,但你这种态度,觉得我会交给你吗?”白夜摇头。

“白夜,九转不灭体本就是我魔道之物,你非魔道之人,偷练此帝经,何曾把我魔道放在眼里?你若不交,日后你将面对整个魔道的追杀!到时候莫说你,就连鸿天宗的那位,也保不住你!”端木明日发出警告,杀意凛然。

人们心脏顿跳。

这是来自魔的警告!

“白夜,我本并不想介入你们之间的事情,不过...端木明日背后的那位,不是谁能招惹的,我做个大胆的猜想,可能传授你这帝经的人也是一位大帝,但不管他是谁,碰上端木明日背后的那位,也得低头!你要明白一个道理,魔,是疯狂的!”

上官伶俐也启动了樱唇,好心劝解。

白夜默不作声。

视线也收了回来,没有再看端木明日。

先不说他不想告诉端木明日,单单就论,潜龙曾与他说过,帝经之术,决不能轻易告诉他人,白夜传授给龙月等人的帝诀,也是经过潜龙同意才授之。

这是原则问题,无关乎生死。

“看样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端木明日已经坐不住了,杀意渐浓。

但就在这时,道心走了过来,站在了白夜身旁。

毒素已解,他战力恢复大半。

端木明日步伐一止。

“现在是白师弟与天子之间的较量,你们谁若想插手,我不介意陪你们玩一玩。”道心冷道。

没了幽冥毒,他的阴阳道躯能够快速恢复身上的伤势,道心的可怕,在场大部分人都清楚。

端木明日没再说话,但从他那阴冷的眼里能看出,他不会就此罢休。

“白夜,这件事情,待离开这里,我会禀明尊主,让他亲自与你交涉,到了那个时候,你会乖乖交出来的!”端木明日冷道。

白夜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明显不想理会。

天子本还满怀期待,然而现在却全盘落空。

“你毁了我两把剑,用这把魔剑作为赔偿,倒也划算。”

白夜淡道,也不急着杀天子,他手臂一震,死龙剑连带剑鞘飞起,浮于面前,不断旋转。

一股帝气从他身上涌出,裹住死龙。

死龙迸发万丈金光,犹如天神之剑。

便看虚空之中,又出现了两把模糊的剑影。

那正是无涯剑与冰昙天的剑灵。

“你们陪伴了我这么久,如今却毁于魔剑之下,我不会让魔剑吞噬你们,死龙剑强大无匹,依附于它的身上,再续你们的辉煌吧。”

白夜呢喃一声。

两道剑灵颤抖了一下,齐刷刷的没入死龙剑内。

霎时间,死龙剑柄处的龙眼闪烁了下,更为凶悍了。

“祭剑!”

一直不做声的闻人石猛睁双眼。

一切结束。

白夜呼了口气,提着魔剑,扭身朝天子走了过去。

“这一次,天圣救不了你了。”

.

南方医院泰成逸园分院马凯航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国际部
长春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海南妇科医院
苏州治牛皮癣疗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